何勤华主讲《法律文明史系列》课程

发布者:法学院新闻中心发布时间:2017-04-11浏览次数:13

通讯员(李萌)325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研究生创新课程暨“洪范学术论坛”第七十期——《法律文明史系列》课程第一讲在法律文化研究院沈家本堂开讲。该系列课程为法学院研究生创新课堂暨高层次学者短期讲学计划,旨在通过创新课堂改善学生的知识结构,开阔研究生的研究视野,推进研究生教学创新。

本次系列课程主讲人何勤华教授,现任华东政法大学法律文明史研究院院长,主要从事法律史、法学史和比较法的教学和研究。该课程从325日开始,至42日结束,共计九讲,课程内容涉及法律文明史的多个领域。

第一讲的主题是“法律文明史导论”。我院陈景良教授、萧伯符教授,武乾副教授、黄美玲副教授,蒋楠楠老师,本校法学专业的多位研究生参加和聆听了本次讲座。

在本讲中,何勤华教授交代了本次系列讲座的安排,并对“法律文明”进行了阐释与界定。何勤华教授首先通过梳理各主流语种对“文明”一词的源流解释与现代演变,阐释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文明”是指人类进化到一定阶段而形成的生存方式以及其所创造的成果。他对“文明”与“文化”做了辨析。关于“法律文明”,何勤华教授对各个语种的相关解释,以及中国学术界关于“法律文化”与“法律文明”两者关系的争论做了介绍。他认为,法律文明就是人类文明中与法律相关的各项元素的总和。本讲由我院屈永华教授主持。

第二讲于326日举行,主题为“公法的起源”。何勤华教授以分述现代“宪法”与“刑法”的起源为视角,以游团(Bands)、部落、酋邦直至国家的发展历程为线索,并以大量的考古成果作为例证,分列了进入国家形态最早地区的宪法起源历程,并对其进行了对比和总结。

在讲解刑法的起源时,何勤华教授对“犯罪”起源于“侵权”观念的问题进行了梳理;在刑罚问题上,他以复仇为例,深入探讨了罚金与同态复仇两者之间的并立与关联。何勤华教授将考古遗迹、出土文物与传世文献进行相互对照、印证,论述内容翔实明晰,使得结论确定而可信。



    陈景良教授评价道:“越是遥远的知识,越是来之不易。”何勤华教授熟练运用了新近的考古成就,使得他传递的知识有根有据,令人信服。陈景良教授呼吁聆听讲座的学子,应当充分体悟何勤华教授这一治学方法,拓宽自身视野。

第三讲的主题是“私法的起源”。何勤华教授首先阐述了“私法”的定义,他强调了其中的民事经济活动要素。何勤华教授认为,依据出土文物与传世文献的信息,两河流域在上古时期的相关立法可被视为最早的私法起源。在列举解释苏美尔各个时期的具体民事条文时,他指出,这些条文展示了当时社会生活的实态,为理解私法起源提供了大量有价值的信息。

何勤华教授还介绍了古巴比伦的立法,他说,这些立法是上古私法的集大成者。他还介绍了古埃及与古中国的民商事规范。何勤华教授认为,从各时期法典对特定关系生动、成熟的规定内容来看,在此前的无文字时代,这些习惯、规定已经存在,而法典中的这些规定只是将上古时期业已存在的习惯、法律以文字化的方式呈现。

第四讲的主题是“诉讼法的起源”。在游团时代,复仇是人类最早的纠纷解决机制,同时这也是一种权利诉求的表达。到了部落时代,巫术、审判的兴起促使了诉讼的产生。酋邦时代,调解、赔偿与原始司法开始形成。何勤华教授指出,这一阶段,酋邦长老、酋长承担起调解纠纷的功能,正是司法功能的萌芽。

何勤华教授强调,调解作为一种纠纷解决方式,其重要意义在于这一方式在人类社会中最早淡化了神意、强化了人的作用;同时,在调解过程中纠纷调解者对于证据进行审查和取舍,这也许就是最早的证据规则。这样,法官、法院、程序及证据规则这四要素基本齐全,原始司法得以产生。

人类社会进入国家阶段之后,随着文字体系的成熟和记录媒介的发展,大量传世文献及史料得以存续至今,何勤华教授依据《汉穆拉比法典》、古埃及相关文献及《周礼》的相关记载,对此时各文明古国的司法机构、司法人员及诉讼规则进行了介绍。

第五讲的主题是“宗教法的本质论考”。何勤华教授对我国当代主流辞书中的“宗教”、“宗教法”释义进行了梳理。他认为,宗教法具备五项核心要素,即宗教法都基于信仰、宗教有教义、宗教有组织、宗教包含了仪式、程序和符号、宗教有一套惩罚机制。

在此基础上,何勤华教授进一步提出,从宗教是指引人们行为的规范体系这一角度而言,所有完整具备教义、组织以及仪式要素的宗教都能够被视为“法”;只是法律化程度各有不同。从内容层面而言,宗教法的内涵又广于宗教,因为宗教同时包含了对神灵的赞美、对未来的预测等内容,宗教的内涵要广于宗教法;而从宗教法约束人们的行为,融入了法律的元素。何勤华教授还介绍了在中国法律和宗教语境下,宗教法实际上存在的三种含义。

何勤华教授对宗教及宗教法的意义与未来发展也给出了他的观点。他认为,人类不可能彻底消除烦恼,在此前提下,宗教的心理治疗功能将不会完全失去作用,而且这种功能是法律甚至道德都无法完全替代的。宗教法依托于宗教,而宗教又依托于人类社会,宗教法将难以完全消亡;而且宗教法同样是对人类行为的规范与调整,因此宗教法与人类社会相始终。

第六讲的主题是“中华法系之学人与学术”。何勤华教授认为“法系”是多个国家法律体系的集合。基于这一要素,在考察中华法系形成时间的问题上,应当以东亚数个国家(而非中国一国)为标准。

通过介绍中日两国律家、明法博士的文献及相关史实,何勤华教授首先对中华法系学人的线索进行了梳理。关于律学兴衰的内在逻辑,何勤华教授认为,中华法系的律学以成文法典为前提条件,因而律学的兴衰与成文法典的命运紧密关联。作为律学的原产国,中国古代律学兴衰有着更为复杂的机理。

就律学成长的条件而言,除了立法作为律学学科的客观基础以外,司法活动也为律学的成熟提供了实践基础,此外,历代的文化、宗教、政治发展,也在极大程度上影响着律学的发展。何勤华教授还介绍了日本作为继受国,其律学的兴衰情形与中国的不同之处。

最后,何勤华教授强调了律学的价值与地位。律学与司法实践紧密联系,对实践中疑难问题的解决有所裨益。就律学本身而言,其中大量周密精致的著作、所采用得丰富多元的方法,以及对法的正义的追求,都是值得我们去研究的。

第七讲的主题是“大陆法系的变迁”。何勤华教授简要梳理了法系概念的产生发展历程、并对大陆法系的内涵进行了界定,论述了大陆法系的历史渊源。

何勤华教授讲述了大陆法系的几项特点:完整的六法体系、公法与私法的划分、成文的部门法典、法律解释和法典注释学发达、从大学中发展起来的法学教育、教授型的法学家群体。

接着何勤华教授结合实例,着重介绍了二战以后大陆法系的变化。包括:大陆法系对英美法系成果的吸收更为显著;开始注重判例的作用;更加注重法官作用;在坚持成文法典传统的基础上立法方式更加灵活等。

最后,在探讨大陆法系生生不息的原因时,何勤华教授指出,成文法典作为大陆法系的传统,在调整规范人类行为上,符合人类思维和法律发展规律的基本方面。而且大陆法系在自身高度发达的情况下,不断继续吸收其他法系尤其是英美法系的成果,使得自身更加完备。此外,强大的职业法学家阶层在大陆法系持续进步发达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第八讲的主题是“法学观念本土化考”。何勤华教授认为,中国近现代法的移植与法的本土化进程基本上是成功的。他简要梳理了现代法学观念的内容及其渊薮,并强调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治、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和司法独立这四项内容对建立法治国家的价值最为重要。本讲主要集中讲述后三项观念在近现代中国的本土化历程。



结合史实和相关文献,何勤华教授介绍了新中国建立以来法治观念的发展历程。他特别指出,在法治观念深入人心并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今天,我们应当对新中国法治观念本土化的先驱及其理论进行更深入的研究和挖掘。

何勤华教授梳理了私有财产不可侵犯观念在世界法律史上的产生与演进历程,并对厘清了新中国私有财产保护的发展脉络。他认为,在社会转型剧烈、某些人通过非法手段攫取财富的情况下,强调对社会主义公有财产的保护,是非常合适、也是十分必要的。

最后,何勤华教授结合宪法条例,对司法独立和审判独立这两个原则的关系进行了论述。审判独立是司法独立的核心,也是司法独立的基础和底线,但审判独立仅限于法律意义,而司法独立在法律意义之外,还指向对行政权、立法权的监督;就法律意义而言,审判独立只解决了审判阶段保证审判机关不受干预地独立审理案件的问题,而司法独立则涵盖了司法公正的全面保障。何勤华教授认为,我国还处在以完全实现审判独立为目标的阶段,仍需进一步的努力。

第九讲的主题是“论法律至上”。何勤华教授首先介绍了“法律至上”一词的语源与内涵。他依据国内学界以往对“法律至上”这一语词的使用状况,对“法治”与“法律至上”进行了区分。并论述了为何要提倡“法律至上”。此后,何勤华教授梳理了近代以来我国本土提供的“法律至上”良性遗产,并总结了近代以来的相关教训。

何勤华教授认为,在“法律至上”的制度设计方面,除了“良法论”、“法治信仰”、“限权论”、“司法独立”以及法律人共同体等内容,社会生活的契约化对当下中国实现法律至上有着更为迫切的意义。

在整个系列讲座的结尾,何勤华教授围绕“人生与学问”的主题,分享了自己学术研究中积累的心得,并向聆听讲座的研究生们提出了建议。他指出,有志于学问的学子们应当对自己的学习目的乃至人生目标有所规划,做好资料收集、勤于思考;具体到如何写作论文,需从选题、框架、文献及案例收集、充分论证与规范注释、勤于修改这五个方面入手。最后,何勤华教授以前辈学人的事迹与自身体会为切入点,给予同学们殷切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