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亘教授谈合同拘束力的基础理论

发布者:法学院新闻中心发布时间:2017-09-26浏览次数:10

通讯员(曾巧平 陶悦 张茜平)924日晚,以合同拘束力基础理论为主题的讲座在我校文泰楼模拟法庭(二)召开。此次讲座由南京大学法学院解亘教授主讲,我校法学院张家勇教授担任主持人,我院高庆凯教授和陈晓敏老师作评议,胡东海副教授、陆剑副教授、李俊老师、徐小奔老师、夏昊晗老师等人参会。




解亘教授由案例导入讲座主题,指出现有的过错责任、严格责任归责体系以及结果债务与手段债务的区分等存在不足,并通过对过错归责和严格责任存在的理由进行解释,分别对风险负担与解除的关系在过错主义和严格责任主义下的不同情况进行说明,对无权处分中的债务不履行以及严格责任是否过于严苛的问题进行了详细地阐述。




解亘教授指出,合同债权拘束力主要有两种构成模式:一种是债权-债务构成模式,即站在债法总则的立场来设计以及解释债权拘束力制度,将债务内容作纯粹形式化的理解。在这种形式化的理解下,履行障碍事由被初始分配给债务人,解除和损害赔偿则需要过错条件。在债务人负担不起债务时,通过依照诚信原则,进而建立债权人受领迟延制度、情势变更和风险负担制度等将超级债务限缩为合理债务。而与之相反的是,也可以通过瑕疵担保责任制度来扩大债务内容。




另一种是合同构成模式,即站在合同法总则的层面思考合同债权的约束力问题,是对债务内容作实质化的理解。他指明这种模式背后的思想是契约的双重定位,即意思自由和风险分担,将履行障碍事由初始分配给债权人。在这种情况下,就不再需要限缩债务内容,对债权的理解也更加灵活。并且,合同解除和损害赔偿也不需要过错条件,所谓的手段债务特殊性认识也可被消解,为履行辅助人负责的规则本身成为多余,风险负担与解除将会发生重叠。他认为,在这种新的理论下,并不会增加法官的负担。与此同时,解教授指出,由于契约与侵权针对的是不同的利益,这决定了契约之债与侵权之债不能竞合。




解教授将这两种理论构成的关系进行分析,并阐释了我国合同法的基本定性,并认为我国合同法制度和法解释为两种构成模式的混合的结论。




在评议环节,高庆凯教授从学术背景和社会背景方面作了注释,并对法典的设计,我国的合同法体系以及融合国际先进思想等方面谈其感悟。陈晓敏老师表明从本次讲座中可以使大家对民法抽象模式进行反思和检讨,并提出从合同法内部考虑这两种模式的思考和疑问。

在讲座结束之前,老师和同学都向解亘教授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和看法,并一一得到了解答。